Kuan

因為我愛,所以一切存在。

[授權翻譯]盾冬盾 掌心中的話語 第一章(下)

[授權翻譯]盾冬盾 掌心中的話語 Holding Your Words In My Hand 第一章(下)

最近來輪值的都是相對沒那麼好的守衛們,所以那個電子閱讀器已經兩天沒打開了。而它在下次輪班前可能還要再關上個五天。

這給了他很多時間去思考,因為唯一能耗掉它比較多時間的就只有運動了。

他開始去思考他現在的處境是有多白癡。

政府真的會願意把金錢和資源都砸在他身上,就只為了讓他的餘生都一直待在這監牢裡嗎?就看看這山寨血清還能讓他活多久,他也許還能夠再活上另一個七十年或八十年。而那可是要花上不少的金錢和資源啊。

時間倒回最初他被逮捕時,Steve要為他安排一位律師。SHIELD反對,政府也反對,但Bucky還是得到了一位律師。

那位律師為Bucky解釋說,Bucky並不能為當初他在Hydra控制下所做的事情負責,政府也同意了這點。

他的律師曾告訴過他,透過Hydra的資料,Bucky或許能以此來交換他的自由。

不幸地─或幸運地─Bucky對於他在Hydra時的記憶全都是模糊不清、混亂的雜音和顏色。最後他只清楚地想起了,先是和Steve在航空母艦上對打,和Steve閒聊,兩天前他們動身去執行捕捉Zola的任務。所以即便他想用這些訊息來交換他的自由,他也辦不到。

但反正政府接著就把這個選項給掃到桌子底下去了。他能在任何時候被觸發,這讓他成了社會上的永久威脅。不管他到底是否曾做了什麼,無論他能夠想起任何事情與否,他都必須為了所有人的安全而要被關起來。

那些愚蠢的控制詞讓他得關在這死牢中度過餘生。

他也同意自己是個威脅沒錯─他們把在測試室中的錄像,他被觸發時的所作所為放給他看了─但若是那部分的他可以被移除的話,那他是不是就能夠擁有自由了呢?

但直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可以消去控制詞的方法。

或是說即便有了,但也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。

或許他們可以找到某個還活著又剛好有參與過冬日士兵計畫的Hydra成員。

Bucky哼了哼。對啦對啦。就像政府會為了把他關到死而花上大把的時間和金錢。Steve則是會為了要找到解除控制詞的方法直到他心臟停止跳動的那一刻,但當Steve在幫助Bucky那時,他已經惹上足夠多的麻煩了。Bucky之前度過了一段宛若地獄般的時光,為了幫那個混蛋擺脫掉這堆麻煩─他可不希望Steve又一頭栽進個新的麻煩堆中。

所以幫他解除控制詞並不是個選項。

因此他還是只有回到死牢這個選擇。

每當他最終又回到這個結論時,他就有種忍不住想要哭的衝動。

他不想在這死牢中度過餘生。

1943年時他被叫上戰場打仗,從那時候他唯一的希求就是回家。

然後他掉下了那台火車。

接著七十年他被Hydra洗腦和折磨。

現在他會待在海底的死牢裡,在這裡耗上另一個七十年。

這該死的太不公平了。

自從他被徵招之後,他唯一是自己做決定的只有留在歐洲幫助Steve和咆哮突擊隊,而其他的一切都是別人替他決定好的。

一定會有其他的方法。

一定會有其他的選擇。

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

Steve在推開了小咖啡廳的門之後,立刻查看位在角落的座位。Natasha已經在那裡了,裝上還放了兩杯咖啡和一盤酥皮點心。

他走向了Natasha,然後讓自己脫力般地跌進他的椅子上。“嘿,Nat。抱歉我遲到了。這任務物花的時間比我預期的久。”

她做了個鬼臉。“有些事還是老樣子啊,嗯?”

Steve喝了一小口他的咖啡。Natasha很堅決地的把裝著酥皮點心的盤子推給他。他搖了搖頭。“我很好。一點也不餓。”

“你變得太瘦了,Rogers。如果你不在意,那是沒關係啦,可是我在乎,而且我知道Barnes肯定也注意到了,他同樣也很在乎這一點。你真的想給他造成更多的壓力嗎?”

Steve給了她一個好像沒聽見她說話的眼神,但還是拿了塊布朗尼。她露出勝利般地得意笑容。

“挺會玩的啊,Romanov。”

“喔,拜託。你是個這麼容易被看透的人。而且大概是我遇過的人中最容易的。”

他拋給了Natasha一格他希望是有充滿挫敗感的目光,但仍是順從地咬了一大口布朗尼。“妳要知道,我對於妳和Buck一起聯手欺負我感到十分厭煩了。”

她微笑說道。“我們做的事都是對你有益處的事,你知道的。”

“那我們之前做的不就很好了。”

他們都知道Steve說的不是指今天。

她翻了個白眼。“血清只能讓你們勉強活著而已,你們倆那時體力都要耗盡了,還愈來愈常被逼入絕境,你們就這樣保護彼此直到兩個人都被殺死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。至少這個方法,你們兩個都還能好好的活著。”

Steve哼了哼。“我們有嗎?我一直困惑著,自己明明是重獲新生,但卻像是跟死了沒什麼不同。而大部分的時候這兩種情況感覺起來是一樣的。”

她陷入了沉默之中,攪了攪杯中的咖啡。Steve吃完了手中的布朗尼後,Natasha便一直比著那塊藍莓口味的丹麥麵包,直到Steve拿起來開始吃為止。

“所以呢?任務進行的還順利嗎?”

Steve敷衍地聳了聳肩。“是啊。很順利。”

Natasha給了他一個漫長的凝視。Steve發覺他應該要試著對此表現的再更積極一些,但經過這些天,他發現要假裝自己仍滿腔熱忱已經是越來越難了。

“你不必再繼續為SHIELD工作了,Steve。你知道的。你的豁免權並不……"

“我的豁免權跟這件事無關,而Ross跟我說明白了─如果我希望他能夠繼續為Bucky做些什麼,那我就必須繼續為他工作。我不為SHIELD工作後,突然他們就不讓Bucky看書,不給他多點吃的,或是不再讓我去探望他了。我也藉只能做這麼多來幫Bucky的日子好過一些,我不能冒著會讓他失去這些的風險。”

她輕地嘆了口氣。“我希望能為你們幫上更多忙。”

“責任不在於妳,Nat。天已注定Buck和我就是要拿到這手爛牌,所以這就是我們得到的。”

“你是我的朋友,Rogers。我沒有太多朋友,所以也就不大清楚交朋友是該做些什麼,但我確定的是,我應該要是個盡力去幫助你。而Barnes在乎你的程度遠比你這頑固的混蛋應得的還要多多了,所以他也會記在我好友冊子上。”

Steve微笑著說道。“妳在幫忙,Nat。妳沒辦法把Buck帶出那個監牢,也不能做任何事來阻止Ross當個渾球。”

她噘起唇。“我從來沒說我沒辦法把他帶……”

Steve露出怒視,放下了手中的丹麥麵包。“不,停止。那是不會發生的。如果有誰決定要付出性命來救Buck離開監牢,那個人也會是我。我不會讓其他人來冒這個險。”

“你知道Barnes會很生氣的。他可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去得到你的豁免權。”

“我是拿到了豁免權,但我所得到的自由跟Buck是一樣的。唯一不同的是我待的監牢比他的大。只要Buck還關在那裡面,那麼我也同樣沒有所謂的自由可言。我寧可死也不想要過這種難受的日子,如果Buck想通的話,他會明白的。”

“所以你願意在你接下來的人生都要承受他的怒氣嗎?”

“我不會現在做出這個決定的,因為劫獄並不在我的優先項目裡。我會繼續尋找可以解除那些控制詞的方法。直到我用盡一切辦法後,到時我會再考慮做一些比較……激烈的行動。”

他已經把最後一個有參與過冬日士兵計畫的Hydra餘黨給趕盡殺絕了,而很明顯的,他們手上都沒有任何有用的資料。他和所有具有洗腦和創傷修復治療經驗的醫生及精神科學家談過了,但他們沒有一個人處理過這樣的狀況。

他也向Wanda尋求過協助,但她不想把Bucky當作白老鼠,來對他施以她從未使用過的能力。更別說這具有很高的風險,會使他們兩個人的大腦都受到損傷。Steve突然意識到Wanda之前所做的一切對她而言是如此地危險,他沒有再考慮這個選擇。

上個禮拜他和Thor見了面。如果這星球上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幫助Bucky的話,那Asgard或許能有辦法提供協助。

“你和大個子見過面了嗎?”

“見啦。”

Natasha傾身往前,滿是希望地揚起了眉頭。“然後呢?”

Steve哼了聲,然後撕了塊丹麥麵包下來。“如果他有任何好消息,你想我不會在上禮拜就傳簡訊告訴妳嗎?”

“所以他沒有任何資料嗎?”

“喔,他有的可多了。五花八門的資料一推。唯一的問題就是那些都是為Asgard人所設計的。Thor問了那些醫生,他們一致表示這造成嚴重傷害的機率太高了。”

Steve嘆了口氣。“我會我會續尋找的,但我是不會把任何會傷害Buck大腦的方案納入考慮中。他受到的折磨已經夠多了。我最不想要的就是把他變成個植物人。”他把裝著點心的盤子推了回去。疲倦用手揉了揉臉。“我累了。Nat。我只是想要和Buck一起回家,從1944年那時這就是我唯一所希望的,而現在看起來無論我們怎麼做,如何努力地去奮鬥,這是永遠都不會實現的了。”

Natasha將手伸向前握住了Steve放在桌子上那緊握住的拳頭。”我們會繼續找下去的。而當你準備好做個假設的討論,來假定把某個人從一個假想的監獄裡帶出來的話,我們再來聊聊吧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一章完成,希望各位小夥伴們喜歡。

如果能繼續維持這樣的更新速度就好了(望天

完整第一章可以到這裡看,內容是一樣的,所以就算點不開連結也是沒關係的。

评论(6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