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uan

因為我愛,所以一切存在。

[授權翻譯]盾冬盾 掌心中的話語 第四章(上)

[授權翻譯]盾冬盾 掌心中的話語 Holding Your Words In My Hand 第章()

因為某些奇蹟,交通一路順暢無阻,讓他們及時抵達了布魯克林。

他們緩緩地從車子裡投出來,穿過了人行道─緊接著他們所要面對的是通往Steve公寓大門的一小段樓梯。

Steve瞧了瞧自己和Bucky兩人,然而Bucky正掛在他身上,全部的體重幾乎都是Steve在支撐著。Bucky已經精疲力盡了。

而Steve也心有同感,但他們不能就這樣呆站在人行道上。他們需要爬上這些樓梯。

Steve為此思索了一會兒。Bucky並不曉得他在樓梯上,這會嚇壞他的,還可能會害他跌倒。要是Steve沒接住他的話,他的臉會和樓梯直接來個親密接觸,或是從樓梯上滾下來。

所以Steve讓Bucky死命抓著他襯衫的手先鬆開,吻了吻Bucky的手讓對方冷靜下來後,接著背過身去。他抓住Bucky的膝蓋再把Bucky拉到他的背上,不去注意Bucky的出聲驚叫。Bucky飛快地把他的手纏繞住Steve的脖子,這一下讓Steve呼吸不能。

Steve開口想要叫Bucky放鬆點─接著他發覺到這是多麼的白費力氣。

最好讓這一切速戰速決。

他開始爬上樓梯,拖著步伐,一隻手抓著扶手,一次一階地往上爬。他的另一隻手則圈繞著Bucky的後背。

當他們終於爬完這段樓梯,Steve感覺自己就像是和Hulk打了兩個回合,然後他小心翼翼地蹲下身把Bucky放下。

Bucky的手往空氣中抓去,Steve捉住Bucky的手放到他的袖子上。Bucky的臉色依然蒼白且驚恐不已,但他似乎理解有什麼事還需要解決,所以他安靜地跟上Steve。

Steve打開門鎖,然後他們緩慢地拖著步伐穿過走廊,接著走到了Steve的公寓。Steve從未對於他的公寓是在一樓而感到如此的感激流涕,他們不必再為更多的樓梯而傷透腦筋。

走了進去後,Steve把門鎖上,他們拖著腳步走到沙發那,Steve護著Bucky讓他坐到沙發上。Steve虛脫的坐倒在他的旁邊,感到精疲力盡而且想要抱頭痛哭一場。

他花了幾分鐘穩住自己的情緒─現在還不是他崩潰的時候。此時此刻是要協助Bucky才對。

老實說,Steve對於他們接下來要做什麼完全沒有頭緒。

Bucky的手依然搭繞在Steve肩頭上,空洞的眼神正凝視著遠方。

“我們剛剛是在車子裡嗎,Stevie?”他問道。

Steve點了點頭。“是呀。”

Bucky沒有任何回應。

喔,對了。

他拉過Bucky的手,然後敲了下Bucky的手背。是的。

“我們現在在哪裡?”

Steve瞪視著地板。他該死的要怎麼去說明家的意思?

Bucky焦慮地推了推他。“我們在哪裡,Stevie?是醫生的辦公室嗎?”

“不,Buck。我們回家了。我們已經在我的公寓裡了但我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你。”他咬著嘴唇。“該死的!”他怒吼出聲,在那自怨自艾著。

Bucky一定是察覺到了什麼,因為他把Steve拉了過去,緊皺著眉頭。“發生什麼事了?你為什麼在生氣?誰在那裡?是醫生嗎?他說了什麼?Stevie?”

Steve做了個深呼吸。整個狀態就要瀕臨失控。他真是個白癡。

他就這麼乾坐在這,自怨自艾著,放Bucky在那邊以為他們身在危險之中。

他緊握住Bucky圈繞在他肩頭上的手,然後小心地讓他們站起身來。Steve領著他們走回去前門。他把Bucky緊抓在他手臂上的手鬆開,然後輕柔地讓他們的手摸了摸門栓和門把。

接著他讓他們轉個方向,再緩慢地拖著腳步走進他的臥室,Steve把他們的手放他的床上摸了一遍。

而他們的最後一個步驟,就是Steve帶他們回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,把他的素描本和筆袋放到了Bucky的手上。

Bucky專注地皺起眉頭,因為方才的行走臉色而依舊面露蒼白。他的手滑過了素描本上的扣環,翻過一頁頁的素描紙,將手指從紙面上滑過。他碰了碰裝著鉛筆的盒子,接著Steve打開盒子拿了幾支筆出來。

Bucky抓起了其中一枝鉛筆,讓他的手沿著筆身的光滑面,再碰了下鉛筆的筆尖。

“這是你的素描工具嗎?要用來畫圖的?”

Steve輕敲了一下他的手背。

“我們是在醫生的辦公室嗎?”他的聲音聽起來比幾分鐘之前多了些不確定。

喔,喔。

他需要一個方式來表達‘不是’。

Steve飛快地思索著,接著他用手磨蹭了下Bucky的手背。Bucky皺了皺眉。

“什麼?那天殺的是什麼?那不是表示‘是’的方式。”

Steve輕敲了一下他的手。是的,他表示同意。

“好,再來一次。我們是在醫生的辦公室嗎?”

Steve磨蹭了下他的手背。

“那是指不是嗎?你是在試著說不是嗎?”

叩。

“沒錯!沒錯太好了。這就對了。不是醫生的辦公室。我們在一個有門鎖、床鋪和你的素描用具的地方。呃,我們不是在SHIELD配給你的宿舍裡,對吧?”

磨蹭。

“什麼─喔,你是說你有了間公寓?這裡是你住的地方嗎?”

Steve大大地鬆了一口氣。“喔,我好愛你,BuckyBarnes。”

叩,叩,叩,叩。

Bucky的臉容光煥發了起來。他看起來也是鬆了口氣。“喔,感謝上帝!所以不會有其他人來打擾我們吧。”

叩。

“不會有人隨隨便便突然走進來,對吧?因為我恨透那樣了。”

磨蹭。磨蹭。磨蹭。“不,Buck。我發誓。我不會讓任何人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進來這裡。”

Bucky輕輕地嘆了口氣,把他的頭抵上了Steve的肩膀上。“那就好。Stevie,我真的是累斃了。我們能去睡一覺嗎?”

Steve瞥了下時鐘。快要下午三點了。但沒關係。Bucky在經歷這一切後一定覺得很累了。

叩。

Steve讓他們站起身來,領著往臥室走去。他們先走到衣櫥邊,Steve翻出了一些睡衣要給Bucky,再護送他到床鋪。

他讓Bucky坐到了床邊,然後幫他脫下醫院的衣服,換上了睡衣。

他輕推著Bucky鼓勵他躺下,但Bucky卻遲疑了。“Stevie,我們能去檢查一下門嗎?確定一下它是不是上鎖了?”

Steve盯著他。他知道門是鎖著的。事實上,只要Steve往他的左邊走個兩步,他就能從打開臥室房門望見前門上鎖的門栓。

但Bucky沒辦法看見它。

他拉過Bucky的手。叩。

他們坐起身來,Bucky的手抓著Steve的臂膀,然後兩人緩慢得移動到前門。Bucky的手摸上門栓,把它扭開又鎖上了幾次。接著他試著去拉動門把,確保它不會打開。

“好了。我們回到床上去吧。”

他們躺回到床上。Bucky先滑到了床鋪上頭,再躺下前伸出腳小心地感覺一下床的邊緣。

Steve拉了個被子蓋在他們身上,然後舒服地躺在Bucky的旁邊。他發現他忘了把窗簾拉上,但他已經累到覺得那不會侵擾到他了。

很明顯的,從窗戶照進來的刺眼陽光並不會打擾到Bucky。

Bucky翻了個身,這樣他就能面向Steve,然後伸手緊抓住Steve的襯衫,但他只會好好地待在他那一側的床上。他們一直以來都是這麼睡的。Barnes在清醒的時候或許是個抱抱小怪物,但他從未在熟睡的時候緊抱住對方。

此時此刻,這是個非常完美的位置。

這意味著如果Steve維持這樣好好地躺著,他終於能夠把從醫院累積到現在的淚水盡情的發洩出來。

他躺在那裡,放任淚水從他的臉上泊泊流下,掙扎著保持著平穩的呼吸,儘管痛苦糾結成團的卡在他的喉嚨裡。

他們天殺的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?

他們天殺的為什麼要承受這些折磨?

這─這已經完全超出Steve所能承受的範圍了。

他躺在那裡,輕輕地啜泣著。他不敢抬起手來抹乾他的臉,所以眼淚就這樣從他臉上簌簌的落下,滴進了他的枕頭裡。

他們天殺的到底是招誰惹誰了,以致於這個世界決定這就是他們所應得的?

他們一心所求的不過是安安穩穩的生活。幫助他們的國家社會。量入為出。享受生活。但那愚蠢的戰爭就開打了,接著所有的一切就徹底的顛倒錯亂了。

然而,他們一直苦命奮鬥,掙扎拚搏,經歷了一切的創傷、心痛、失去及苦痛─而這就是這個世界回報給他們的?

Buck失去了他的手臂─接著他就有了兩個選擇,是要餘生都待在牢裡關離所有人事物,還是失去享受生活的能力?

而且─Steve發覺這有些自私─但Steve希望他自己也能有個快樂美好的結局。他想要擁有Bucky和一個平靜的生活。

但不是像這樣。

Buck的人生不應該承受折磨─而Steve卻無能為力。

這不公平!

這沒有一件事是公平的!

“怎麼了?你在發抖。”Bucky用手肘把自己撐了起來,他的手還緊抓著Steve的襯衫。

Steve迅速地抬起手來把臉上的淚水抹去,但Bucky沒讓他這麼做。Bucky坐起身來,接著伸出他的手撫上Steve的胸口、脖子和臉龐。在他感覺到淚水時皺緊了眉頭。

“喔,Stevie!親愛的,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很難過呢?耶穌基督啊。”他躺了回去,然後用力拽了下Steve的襯衫。“過來這裡,混蛋。”

Steve放任自己被拉到Bucky的胸前,感覺到Bucky的手臂圈抱住他的背。Steve把他的臉埋進了他最要好的朋友的頸間,讓自己放聲大哭。

“一切都會沒事的。親愛的,我發誓。我想要如此。我不想在監獄裡耗上另一個80年沒有你的人生。這的確不是理想的狀況,但這是我所擁有的最好的選擇。現在沒有人會再來打擾我們,我們剩下的人生都可以在一起再也不分離。Stevie,這就像是在1945年,我們終於從前線離開回到家了。我是受了點傷,但我們終於回到家然後過上平靜的生活了。這就是我們一直以來所求的,不是嗎?”

Steve吸了吸鼻子。“但不是像這樣,Buck。你─這不公平。”

“甜心,如果你是在碎念我的話,那你最好消停下來。眼下的情況就是這樣了,我們要往好的方面看。我已經有11個月沒把你報在我的臂彎中了,而且我得告訴你,我一點也不在乎我需要捨棄什麼來換取這一切,這很值得。”

“但我不知道該拿這怎麼辦,Buck。我不曉得要怎麼給你一個美好的生活。不會是這樣的。”

Bucky沒有回應,這是理所當然的。

“該死的,Buck。我好害怕。這所有的事都蠢透了而且我好害怕。”Steve悄聲說道。

毫無回應。Buck正撫摸著他的後背,但他無法了解Steve到底有多悲痛欲絕。

Steve坐起身來,然後拉開了Bucky放在他身上的手。他讓Buck握住他的手,然後他用雙手包裹住Bucky的手。他讓原本在發抖的手顫抖得更厲害,祈求這能傳達他所想訴說的話語。

Bucky緊皺起眉。“喔,Stevie這一點也不好。該死的,我很抱歉讓你這麼害怕,甜心。我也很害怕,但我們會找到解決的方法,我知道我們會的。”

當Steve不再移動了之後,Bucky用手圈抱住Steve然後讓自己坐起身來。

他把手從Steve的緊握中抽了出來,摸索著找到Steve的臉龐,溫柔地抹去了他臉頰上的淚水。

“嘿,這不就像我們早就習慣當對方的耳朵嗎?我花了有20多年的時間在當你的左耳,不是嗎?我們會想出辦法解決的,對吧?”

Steve輕輕地嘆了口氣。Buck是對的。雖然並不能相提並論,但他猜這應該還是大同小異吧。

在他8歲就快要被其他病魔擊潰時,他才認識Bucky一年而已。當他挺過了病痛,所有人就為他還活著就感到開心了─但事實上他失去了左耳的聽覺,一直到過了幾天才有人注意到這件事。他的母親以淚洗面了好幾天─直到伴隨著去就學而來的問題,這著實讓她分散了注意力。學校的校長一直試圖要把Steve攆出學校,告訴他的母親說他們無法指導有聽障的孩子。他的老師對Steve已經沒多少好感了─因為生病的關係,他錯過太多課業進度,所以他還是卡在一年級,再加上他們覺得Steve根本就是個移動式的病毒集合體─他們認為這是個能擺脫掉Steve的絕佳理由。

Steve發現有兩個鬥士一直在支持著他:他的母親和BuckyBarnes。每一天,他的母親會讓他和Bucky一起上學,帶著一個緊張的微笑向校長打招呼,讓Steve明目張膽地從她面前走進學校去。Bucky會把他的手臂緊貼在Steve的左手臂上,如影隨形地跟在他的身旁,向每個人解釋說他是Steve的左耳。Steve從未擔心過有人會從他的左邊躡手躡腳地接近他,因為Bucky總是會在那裡。當時Bucky應該早了他兩個年級,但他堅決要到Steve的班上去。每個人─包括Bucky─都知道Bucky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待在學校七年級的班上上課,因為他需要開始上全天的課了,所以9歲的他和8歲的Steve待在一個全是6歲小孩的班級裡時,也就沒人會花太多心思去注意了。只要有小孩或是老師試圖要在他聽不見的左耳說些不堪入耳的話時,他會有Bucky在那擋住並瞪視著他們,直到那些人移動到Steve的另外一側。

在將近有20年的時間,Steve幾乎沒去注意到他的左耳是聽不見的─全是因為他的母親和Bucky一直在讓他的生活過得能有多好就有多好。他們並不是對他的殘疾視而不見,而是去學著要如何協助Steve過日子,並盡可能的在其中增添些樂趣。

Steve想到以前Howlies總是會嘲笑Bucky都會睡在Steve的左邊,而且還總是,總是走在他的左側,即便在Steve注射血清恢復了聽力之後也仍是如此。

Bucky總是會大笑出聲,說這20年養成的習慣已經改不掉了。

Bucky微笑著,也許是想起了同一件事。“我猜這世界就是不想給我們倆有四個正常的耳朵了,嗯哼?我們有兩個多月的時間都在槍林彈雨之中,但大體上我覺得我們只是注定沒法用正常的耳朵聆聽著彼此了。但那沒關係。當你失去聽覺時又不是世界末日,而這也不會成為我們彼此間的末日。只是是時候你要開始成為我的雙耳了,因為我實在累極了。我花了20年當你的左耳,也是該你回報我的時候了。”

Steve忍不住發出一聲輕笑。Bucky的手指滑過了他的臉頰和嘴唇,追尋著方才出現的微笑。“這才是我所知又所愛的笑容。看吧?一切都會沒事的,我知道會的。”

Steve做了個深呼吸,然後抹去了他臉頰上殘留的淚水。“我愛你,Buck。”

Bucky沒有回應。

這不對勁。

嗯,這有個可以簡單解決的方法。Steve已經有11個月不用任何的一字一句就能夠告訴Bucky說他愛著他。

Steve坐起身來,把Bucky的手包裹在他的手中。他小心仔細的包攏住Bucky的手,用他的手做出一個伸出食指的拳頭。接著他戳了下他自己的胸口。他捲曲起Bucky的手指,如此他就能弄出一個拳頭來,並用Bucky的拳頭撫過他的心頭,最後一步再次讓Bucky的手指伸出來,然後他戳了下Bucky的胸口。

在前兩個動作時,Bucky專注地皺著眉,但當Steve做到做後一個動作時,他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。“我也愛你。”接著Bucky得意的笑了笑。“嘿,你知道過去11個月以來還有什麼事是我眠思夢想的嗎?”

Steve緊蹙著眉。即便他是如此瘋狂的思念著Bucky,但他並沒有想要做%愛的心情。

“我還沒從我的甜心那嘗到任何蜜糖呢。你是不是得過來給我點糖吃?”

Steve微笑著。“你真是個小傻瓜,Buck。”他斜躺下,然後吻了下Bucky的雙唇。因為這意料之外的碰觸而讓Bucky稍微嚇了一跳,往後退了些。“抱歉,抱歉。”Steve喘息著,親吻著他的臉頰。

“老天爺啊,Rogers。給我點小小的提醒就行啦,嗯?回到這來。”他說。

Steve吻在了他的唇上,而這次Bucky回吻了他。這個吻緩慢而純粹,沒有伴隨著其他的意思,就只是兩人再一次地相互熟悉著彼此。

Bucky在接連不斷的親吻間愉悅地嘆息著。“這就是我為什麼會做這個的原因,Stevie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兩個人回家後還有很多難題要解決呢,但現在讓他們好好溫存一下吧~

本來應該趕在昨天就更的文,因為太久沒打字速度整個落後(苦笑

原作者的周更讓我真是甘拜下風,目前原文已經更新到59章了(若有小夥伴想追一下進度可以去欣賞原文

希望各位小夥伴們喜歡本文並留個言~

因為有不少人詢問我說這是不是HE,原作者表示這保證一定是HE的~

评论(10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