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uan

因為我愛,所以一切存在。

[授權翻譯]盾冬盾 掌心中的話語 第三章(下)

[授權翻譯]盾冬盾 掌心中的話語 Holding Your Words In My Hand 第()

當Steve在為他的最後一份任務報告做收尾時,他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
他查看了下來電者名稱。國務卿Ross。

真是好極了。

Steve恨死跟這混帳講話了,但為了Buck,他一直要自己在面對這男人時擺出他最優的舉止。

“您好,國務卿Ross。”

“Rogers隊長。我聽說巴黎的任務進行得很順利。”

“是的,先生。我才剛完成了我的報告。”

“很好。我想讓你知道James Barnes已經從監獄中釋放了。”

Steve眨了眨眼。什麼?

“什麼?”

“我已於今早完成了文書程序。目前他在曼哈頓的一間醫院裡。現在那些文件都歸檔了,他已經不在我們的監管之下,所以我們也就不會再替他支付任何的醫療費用。醫院也許在幾個小時後就會放他出院,而以他目前的情況,他在被放出來之後或許會碰到些困難。我來通知你一下好讓你可以自行決定是否要參和進這個處境之中。”

什麼?

醫院?

Bucky被釋放了?

醫院?!

“他受傷了嗎?浮橋監獄*(Raft)裡發生了什麼事嗎?”Steve焦慮地問道。

“不,不是的。你沒搞懂,隊長。他同意了那個程序。”

什麼?

“什麼程序?”

一個厭煩的嘆息傳來。“Barnes先生找到了一個可以防止自己被觸發的方法。我們於昨天完成了那個程序,然後做了測試,我很慶幸它成功了。而依照我與Barnes先生的協議,他現在是自由之身了。”

該死的Bucky和他的小詭小計!搞什麼鬼?Bucky沒告訴他就同意了什麼程序?

“那個程序是什麼?”

“永久及完全的雙重感官喪失,精確點來說就是視覺和聽覺。他再也不會被觸發了,如此一來,政府也就不必再顧慮他會對社會大眾的安全造成威脅。”

感官喪失?!

“我─什麼?”

Ross又更大聲地嘆了口氣。“你是哪個部分沒搞懂呢?我很忙的,Rogers隊長,我讓你知道情況如何,這已經超越了我的職責所及。”

“你─你讓Bucky看不到聽不見了?!你─你─這─你最好希望那不是永久的,你這混帳東西。不然我會把你碎屍萬段。”他察覺到自己正在大吼出聲。也發覺他正在威脅一位具有強大權力的政府高官。

他不在乎了。

他的心臟卡在喉頭哩,有許多的畫面從他的眼前一一閃過─Bucky帶著一雙黑洞洞空無一物的眼眶,獨自一人伴隨著滿心的痛苦和恐懼,坐在漆黑一片的房間角落。

“隊長,這是他所選擇的。他是那個要執行這程序的人。”

選擇?這白癡覺得Buck有選擇?!“他是別無選擇!”

“他有監禁和這個程序兩種選擇。而他做出了他的決定。”

他要宰了─

不。

不,他需要立刻停止跟這白癡男人繼續對話下去,然後去幫助Bucky。

他慢慢地吸了口氣。“他在哪裡?”他帶著慍怒,用顫抖的嗓音問道。

Ross告訴他一間醫院的名字。

醫院就在附近。至少他還不是一無所知。Steve掛上電話,從他的書桌一躍而起,在極短的時間內衝到了門外。他不想跟有SHIELD標誌的交通工具打交道,所以他滿心焦慮地招了輛計程車*(hackie)。

他把醫院的名字告訴司機,然後想對方保證如果開快點的話,他會再多給20塊錢。

他們在短時間內便抵達了醫院,Steve要對方停車等候。

他衝向櫃台,要求要見James Barnes。那個護士看了下時間。“我很抱歉,先生,訪客時間要等到─”

Steve想把她的桌子砸個七零八碎─這女人是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是有多麼緊急嗎??─但他克制住自己。勉勉強強地。他強迫自己在臉上擠出一個彬彬有禮的笑容。“聽著,他昨天經歷了一場很嚴重的創傷事件,而我知道他會想要盡早見我。拜託了。五分鐘就好。”

她查看了下電腦。“他現在正在吃午餐。”

“我會等到他吃完。”

她告訴他Bucky在哪個房間後,他緊接著就在走廊上狂奔了起來,發了瘋似的查看每個房間的號碼。

當他找到房間時,腳步往前滑了下然後停住,凝視著那扇玻璃窗。

Bucky正坐在床上,瞪視著遠邊的牆壁,但從他的臉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正非常努力的集中注意力。那裡有位上了年紀的護士坐在他的旁邊,Bucky的腿上放了個裝有食物的托盤。那位護士正抓著Bucky拿著三明治的手。他們移動著相連的手到Bucky的嘴邊,他咬下了一口後,他們的手和三明治就會被放回到盤子上。

每次Bucky嚼完後,他會說“再一口”,接著三明治就會被放進他的嘴裡。

Steve無聲地走進了房裡,緊盯著Bucky。

那位護士瞥向了他。“我能幫您什麼嗎,先生?”

“我是─我是Steve Rogers。我是James的朋友。”

她微笑著,但並未將注意力從Bucky身上移開。“喔,太好了。我猜你就是在SHIELD 工作的Steve Rogers吧?他一直要找你呢。是我們的社服人員聯絡上你的嗎?”

Steve無法將他的目光從Bucky的身上離開。“呃,不是。我接到─其他人打給我的。”

Bucky說了“請給我水”後,手中的三明治放了下來,她裹著他的手藝起握住了水杯。領著水杯到Bucky的嘴邊讓他喝下。

“這樣就夠了。”他說。

他看起來事像在盯著Steve,後者正站在他的床前,但卻毫無反應。什麼都沒有。

Bucky完全不知道他就在這裡。他看不見Steve。他聽不到Steve。

這是11個月以來第一次,他們待在同一個房間裡,沒有被立場和鐵欄杆隔開……而Bucky完全不知道他就在這裡。

Steve想要尖叫。

他發覺自己開始換氣過度。那位護士瞥了他一眼。她有條很漂亮的串珠項鍊繞在她的脖子上。“請去坐到外面的椅子上,現在就去。”她說。她的語氣聽起來並沒有怒意,卻有著不容爭辯的意思。

他讓他的雙腿拖著他到外面的走廊,然後崩倒在椅子上。

他低著頭,把雙手繞放在後頸上,試著要冷靜下來。

他想要哭泣。他想要大叫。他想要用雙臂把Bucky緊緊的摟住,抱著他,直到一切回歸正常。

而所謂的正常,他指的是1937年。

他感覺到有隻手輕輕地放到了他的背上,接著他掙扎著坐直身子。

是那位護士。她看起來一臉擔憂的模樣。“你還好嗎,Steve?很抱歉我剛才有些粗魯,我不想要因為緊張或喊叫而驚擾到他。”

“他─他並不知道我在這裡,是嗎?”

“是的。我很抱歉。”

“這─什麼─耶穌基督啊─我─喔,我的天啊。”他悄聲說道,接著淚水有如潰堤般地落下,他不停的啜泣著。

她在他旁邊坐下,溫柔地揉著他的背。“哭出來沒關係,親愛的。我知道你很關心他。”

“怎麼會─怎麼會發生這種事?”他哽咽道。
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細節,親愛的。我所知道的是James想要這麼做的。我想是有什麼危險的事會發生,只有消除他的視力和聽力才能修復它。”

那根本是毫無助益。

“我們現在要做什麼?”Steve問道。這個世界傾斜著,而他們都從地面上滑落到虛無之中。

她微笑著。“首先,我去把他腿上的托盤拿走,你們就可以好好的擁抱了。我想你們倆都會需要這個的。”

Steve麻木地點了點頭。

他待在他的椅子上,瞪視著地板直到她再次出現在他的身旁。

“好的,在你進去之前,我要告訴你一些重要的事情。他聽不見也看不到。你可能會常常忘記這件事,但當他沒有反應時你就會想起來了。現在觸覺、嗅覺和味覺就是他的世界的重心。特別是觸覺。”

“他總是─”Steve用力的吸了吸鼻子,清了下喉嚨。“他總是很喜歡觸摸。”

“現在他會更加的需要觸摸。如果這會讓你感到不適─”

Steve哼了哼,抹去了他臉頰上殘留的淚水。“不。我習慣了。”

“好的。另一件事:試著別哭。他現在很茫然,也還仍在試著讓自己堅持住。而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去擔憂他人。或許晚些時候他就有能力這麼做了,但不會是現在。把你的眼淚從臉上擦乾,這樣他就不會感覺到它們了。”

Steve從椅子上離開,然後做了幾次深呼吸,讓自己冷靜下來,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臉。這是第一次他覺得最近的消瘦是件好事─他浮腫的眼睛就不會太過明顯了。

他進到房間裡,在看到Bucky坐在床上看著窗外時,克制不住地露出了微笑。

“嘿,Buck。”他說。

Bucky沒有轉身面向他。

Steve皺了皺眉,感到困惑。

接著他想起來了。

該死的。

他走向床邊。Bucky依舊毫無反應。

Steve不想要嚇到他,但他完全不曉得該怎麼接近Bucky。他決定向方才的護士一樣壓低身子往床鋪靠近。

Bucky立刻轉過來面向他,但他美麗的藍色雙眼卻是瞪視著遠處的牆壁─他的瞪視是徹底的空洞而無神。那雙美麗的眼眸除了黑暗,已然看不見任何其他事物了。

“護士?”Bucky問道。他講話的音量非常大聲,考慮到Steve只是站在離他一步遠的地方而已。

“不,Buck。是我啊。”Steve說。

他還正思索著該死的要怎麼讓Bucky知道是他。Bucky就抬起手臂然後把手伸了出來替他解決了問題。他的手停在了Steve的肩上,擠按了下Steve的肩膀。

“你不是我的護士。”他說。

“對,我不是,伙計。”

Bucky的手指滑過了Steve襯衫的領口。Steve意識到他或許是在摸索那條項鍊。他正在確認自己摸索的結果。

“絕對不是我的護士。”

Steve好想大哭。如果Bucky認不出他呢?如果Bucky永遠認不出他來而以為Steve拋棄了他呢?

但─但他發誓了他不會哭。

Bucky對著Steve腦後的牆壁皺起了眉頭,他抬起手伸向Steve的脖子,接著有些遲疑地摸著他的臉。

Steve看著Bucky的臉,尋找著對方臉上任何一閃而逝的辨明。

什麼都沒有。

Bucky把他的臉摸了個遍,掠過了他的嘴唇、鼻子、雙眼和頭髮,但似乎沒有一樣是他被辨認出來的跡象。

這讓Steve想起來護士說過嗅覺是很重要的。

很明顯的,他看起來就像街上隨便的一個路人甲乙丙丁─至少根據Bucky的評估來看─但希望與他深交了30年的好友能夠知道他的味道。

他抬起手要碰觸Bucky的臉龐,接著發覺到他有可能會嚇到Bucky。所以他溫柔地握住了Bucky正在摸索的手,然後帶著他們相緊握的手靠上了Bucky的臉。

他把手背輕刷過Bucky的鼻子下面。

Bucky伴隨著疑惑皺起眉頭,想遠離他們的手。“先生,你在做什麼?你天殺的是誰?”

Steve鬆開了他們緊握的手,讓他的手心放在了Bucky鼻子的正下方。

Bucky依舊緊皺著眉頭,但在嗅了兩下之後,Bucky整個恍然大悟了起來,臉上為之一亮,。“Stevie?Stevie?!喔我的天啊,Stevie!”

就如同某個開關被打開了一般,Bucky的激動之情散去了,接著他突然就愴然淚下。很明顯地,他所有的力氣都在過去的24小時中全然耗盡了。

“喔,Buck!Buck,沒事的。”

Bucky揮舞著他的手,試著去攫獲Steve身上任何一個他所能抓住的地方。Steve扣住了那隻揮舞的手,按上了他的襯衫,再把Bucky拉近了他的臂彎中。

他用雙臂緊緊環抱住Bucky,讓Bucky埋在他的襯衫中抽泣著。他咬緊下顎做了個深呼吸。他不能哭。不是現在。

還不行。

他梳過Bucky耳後糾結的髮絲,在Bucky的頭髮和太陽穴上印下一個又一個的吻,輕聲的說著話安撫著他。當Steve發覺到Bucky聽不到他說話時,他偏過了頭讓他的嘴唇能在他說話的時候輕拂過Bucky的太陽穴。希望他可以感覺到那是Steve在試著安撫他。

“我們會沒事的,Buck。我發誓。我們會一起回家,然後我們會解決這一切的。”

當Bucky終於平復了下來,他用力的吸著鼻子,讓Steve用紙巾擦拭著他的臉龐。他斜靠在Steve的胸前,手不停地對Steve的襯衫又抓又放的。

“Buck,我得去跟工作人員處理一些事情。需要支付今天住院的帳單和辦理你的出院手續之類的。”

Bucky沒有回答─無疑地─但在他感覺到Steve開始要動身從床上離開時,立刻就緊張了起來,發出了滿是驚恐的嗚咽聲。“拜託,Stevie!別離開我!別離開我,別離開我,別離開我!”

“我只是要到走廊那邊,Buck。我會─”Bucky聽不到他說的話。是啊。Steve可以就這樣徒勞無功的一直解釋下去,但Bucky還是不會明白Steve到底是要去哪裡,又或是事實上Steve還會再回來。

“好的,好的,沒關係的。”Steve吐了口氣然後坐回地上,把Bucky拉回他的臂彎之中。Bucky又再次蜷曲在他的胸前。

好吧。

即便Steve在過去的11個月裡瘋狂地想念著與Bucky的相擁而抱,而他也非常樂意讓Bucky待在他的臂彎中與他度過接下來的人生─這目前看來還有些困難。

“呃,護士小姐?”他對著走廊出聲呼喚。

沒有回應。

Steve一邊回顧四周,一邊試著去找尋那個呼叫鈕。最後他偷偷地拿到了懸掛在Bucky手腕上的呼叫鈕。護士小姐是位機智的女士。

他小心謹慎地按下了按鈕,希望Bucky不要注意到。他不想要試著去解釋他為什麼要呼叫護士。他不想讓Bucky以為他要丟下他,把他跟護士流在這裡。

過了一會兒,Bucky的護士出現了。在看到緊緊環抱著Steve的Bucky時她露出了悲傷的微笑。

“他怎麼樣了?”

“他很難過。”

“他從昨晚到今天都一直堅持不懈著。他是個鬥士。”

Steve對著懷裡的Bucky微微一笑,後者正埋在Steve的襯衫裡吸著鼻子,因為Steve不再動身離開而再次放鬆下來。“沒錯,他是的。”

“還有什麼我能夠幫你的嗎?”

“我有─我有上百萬件是要去完成,還有上百萬格問題需要解答,但最最重要的是,我不想讓我的身體離開他。他沒辦法裡接我還會回來,而我也不想讓他傷心難過。”

“好的。告訴我你有什麼需要處理的,我去看看我們怎麼來處理它。”

“我需要─我需要付他的帳單。”

“沒問題。我去把文件印出來。你要用信用卡支付嗎?”

“是的,女士。”

“我會把讀卡機拿來,這樣我們就可以在這裡把手續給辦好。”

“嗯。我還需要讓他簽字出院。”

“我也會把那些文件帶過來。”

“妳覺得他還能夠自己簽名嗎?”

“我確定是可以。我猜他昨天有簽過一些文件,所以他應該還記得手感。”她說。“你可以協助他─只要大部分的步驟是由他來做,就會是合法的了。”

她離開了,然後Steve揉了揉Bucky的後背。“都會沒事的,Buck。我發誓。我不會再去任何地方了。”

她回來後遞給了Steve一些文件。

“謝謝妳。”Steve付了帳然後讓Bucky坐了起來。他把筆放上了Bucky的手中,將出院許可的文件放在了護士來的托盤上頭。

Bucky專注地皺著眉,感覺這東西應該很重要。

Steve一手握住Bucky的手,另一隻手輕撫著Bucky的臉頰。他領著Bucky的手到了他需要簽名的地方。Steve鬆開了握著Bucky手的一些力道,讓Bucky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來移動原字筆。

“你想要我在這上面簽名?或是其他的東西?簽名嗎,Stevie?如果我需要簽名的話就敲一下我的手背。?”Bucky大聲地說道。

他整個講話的方式很……怪。

關於Bucky說話的方式,不是只有音量,其他地方也有些不對勁。他問問題的方式不像……一般人提問的方式。

“為什麼─為什麼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奇怪?”Steve問。

她給了他一個憂傷的微笑。“我想那是因為他聽不見自己講話的聲音了,所以她也不知道說話音量的大小和如何發出正確的語調。當你和我在問問題的時候,我們在句尾的地方語調通常會往上揚,但我發現他並沒有這麼做。或許他根本不知道他沒有把語調往上揚。你會需要花點時間去習慣這個的。”

那是─那是─

Steve要自己清醒點。這並不是目前最要緊的事。

Steve讓自己回過神來專注於眼前的任務上。

Steve輕敲了下Bucky的手背,表示說是的,他想要Bucky在紙上簽名。點了點頭,Bucky緊皺著眉頭,在紙上慢慢地龍飛鳳舞的簽下自己的名字。

Steve檢閱了一下。Bucky的字雖然沒有很整齊的寫在欄框裡,但它看起來還是和他以往的簽名一樣好看,所以他把文件遞給護士之後在Bucky的臉頰上親了一下。

“做得好啊,伙計。”

Bucky看起來也很為自己感到開心,但在托盤移開之後,他又立刻緊緊地貼到了Steve身上,依然不敢冒著Steve可能會消失不見的風險。

下一步就是讓他們回家去。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些其他的問題。

Bucky是可以表達自己的需求,但Steve完全想不到和他溝通的辦法。Bucky能夠指辨識出他來是因為Bucky永遠是那麼的了解Steve,而且Bucky還可以推測出關於簽名的事情。但其他的呢?他要怎麼問 Bucky想要吃什麼?他想要吃什麼?他今天一整天想要做些什麼事?如果他需要警告Bucky一些事,或是問他一些非常要緊的事呢?

“我,女士,我可以從哪裡找到資訊是說怎麼去─怎麼去幫助他的?我─我要怎麼和他溝通?”

她微笑道。“關於這方面我無法提供最佳的資源,在我們的工作人員中有一位諮商師,你可以和他談─”

“我不需要其他什麼人來和我談我的感受,女士。我需要的是資訊。”

她看起來一臉歉意。“我很抱歉,但我們的資源並不多。我會到網路上查詢一下的……”

換句話說,Steve和Bucky將會與全世界爭天抗俗。

再一次的。

反正,這也是他們活著大多數時候的生活方式。

Steve可以處理好這個的。

他點了點頭。“好的。謝了。”

她給了他一抹微笑。“如果你還有其他的需要再讓我知道。”

她留下了他們離開了,然後Steve開始獨自研究起這個問題。

好吧,他們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。醫院沒辦法幫他們,而且愈快把Bucky帶回家安置就愈好。

Steve用下巴在Bucky的頭頂上蹭了蹭。“你準備好要回家了嗎,Buck?”

沒有回應。

他試著要想個辦法來表達說她們要回家去了,但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向Bucky傳達這件事。

他猜定Bucky應該也只能相信他了。

反正,這也不是Bucky第一次跟著他一起盲目地衝進未知之中。

雖然這從來不是指字面上的意思。

Steve緊握著Bucky的手,接著開始動身從床鋪上離開。Bucky緊繃了起來,但Steve沒有因此而停下,他還是拉著Bucky。Bucky握緊了了他抓著Steve的手。

“如果你這混蛋想要把我留在這裡的話,那你就大錯特錯了。”Bucky邊說,邊讓自己從床上下來。他的聲音顫抖著、猶豫著,但他依然不屈不撓地跟上Steve。“我會去認我會去任何你想要我去的地方,但你不准留我獨自一個人。”

Steve看了下自己的周圍,然後發現到Bucky身上除了醫院的手術服外就沒有穿其他的衣物了。他邊輕聲歲罵著,邊再次按下了懸掛在Bucky手腕上偷偷拿來的呼叫鈕。的

他們的護士回來了。“女士,在我們走之前可以再幫個忙嗎,拜託。你們有他可以穿的褲子嗎?喔,還有拖鞋?”

“沒問題。”

幾分鐘後,她帶著些醫院工作人員基本的手術服和拖鞋回來了。Steve要Bucky坐在床邊然後把褲子遞給了他。Steve帶著Bucky的手摸了一遍褲腰和兩條褲管。

接著Steve在Bucky的雙腿上各輕敲了一下。

“你要我把它們穿上。”

Steve抬起手來在Bucky的手背上輕敲了一下。是的。

當Bucky第一次試著抬起一隻腳要把褲子穿上時,他差點就摔倒了。Steve及時扶住了他。

“他因為看不見了,所以無法保持平衡,Steve。他需要花上一點時間去習慣這個的。”

Steve把Bucky推回到床上,把褲子從Bucky的緊握中拽了出來。他彎下身子,把褲子套上Bucky的雙腳, 然後輕敲了下Bucky的兩隻腳讓他把它們抬起來。Bucky表示不悅地低吼。“我可以自己來的,Rogers。我不是小孩子。”

Steve替他穿好了褲子後,帶著歉意飛快地在Bucky的臉上啄了一下。被稍微安撫了後,Bucky賭氣似的把拖鞋套上。呼叫鈕從他的手腕上拿了下來,接著Steve把Bucky拉向他的腳邊。Bucky急忙拚命地抓住了Steve的手,臉色也在Steve開始拉著他往前進時變得蒼白。

“在他移動的時候對方向感的喪失會更加的嚴重,Steve。這要花上他一段時間去習慣這個的,但到處移動還是會讓他感到一陣的不安。”那位護士站在門邊說道。

是啊。

Steve走向Bucky,把對方拉進了一個緊密的擁抱之中。“沒事的,伙計。你可以做到的。”Steve把Bucky的手一放到了他的臂膀上,讓他可以圈繞住。這自然而然的就使Bucky往Steve的身邊靠近,並願意讓Steve抓在Bucky的醫院制服上衣來做為額外的支點。

他等待,並觀察著Bucky的臉色。看起來依然蒼白而且面露驚恐,但Bucky依然是堅定的點了下頭。“走吧。喔,我可以先去下廁所嗎?”

他們緩緩地拖著他們的腳步走到了廁所。在兩人都解手完之後,拖著腳步走出房間,穿過走廊。Bucky的雙腳是在地上拖行著,並不像Steve在走路時會把腳抬起來也許他根本沒意識到他在做的事。Steve猜這應該跟喪失方向感有關。

他們的護士陪著他們走到了停著計程車的門口。

Steve打開車門,然後領著Bucky的手摸了下車頂、後座和車門。

“你想要我進到車裡嗎?Stevie,你也會一起來的,對吧?”

Steve舉起手然後在Bucky的手背上輕敲了兩下,並在這兩下間停頓了一會兒。表示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是的。

Steve協助Bucky滑坐進車子裡,替他繫上安全帶,接著往後退了點好讓他們的護士能向Bucky道別。她領著Bucky的手放到了她的脖子上,讓Bucky能夠感覺到她的項鍊。Bucky隨即露出了微笑。“妳好呀,美好小姐。感謝妳對我這麼好。”

“不用客氣,甜心。”她喃喃說道。Bucky握住了她一隻手,拉到她的唇邊在上面印下一吻。

Steve利用Bucky的分心作為優勢,趕緊跑到車子的另一邊然後坐了進去。

事實上Bucky在Steve甩上車門時有些嚇到了─他一定是感覺到了震動─然後他放開了那位護士的手。“再次感謝妳。”

她後退了些向Steve話別,接著關上了Bucky那邊的車門。

Bucky的手突然就伸向了空氣中摸索著。Steve抓住了他的手,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。然後她要計程司機載他們回家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(*原文:Raft,即美隊3中的海底監獄,此翻譯為浮橋監獄。

*原文:Hackie為1930年代時用來稱呼計程車或計程車司機。)

終於兩個人可以順利回家了~

本來應該在昨天就貼的文,因為喉嚨發炎了先掛了病號OTZ

希望各位小夥伴們喜歡~

第三章完整版可以到這裡看,內容是一樣,所以點不開連結也沒關係呦~

评论(24)

热度(38)